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揭露法官上下勾结扼杀公民诉权的丑恶现象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19 15:41:15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查看 : 10012|回复 : 8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5-19 15:53 编辑

揭露法官上下勾结扼杀公民诉权的丑恶现象
                              民事 撤诉申请书
申请人:张保家,男,69岁,汉族,身份证号码:142601194905172318,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
申请人:张保生,男,汉族,69岁,身份证号码: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
被申请人:朱定标,男,50岁,汉族,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电话:13303476559
被申请人:张保俊,男,50岁,汉族,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电话:15203575841.
申请事项:申请撤销(2018)晋10民终2339号案件的上诉,让一审违法裁定生效。
撤诉理由:
1、          当事人在审限期满前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对裁定的上诉案件,应当在第二审立案之日起三十日内作出终审裁定)多次去中院向耿皖舜(立案庭告知该法官主管该案)法官索要本案终审裁判,该法官均以等待邮寄推诿当事人,至今未公开宣判和给当事人发放本案的终审裁判书。
2、           尧都区纪委在追究该案一审法院违法违纪时,一审法院为规避法律责任,才拿出二审法院做出的(2018)晋10民终2339号裁定书,申请人才得知中院的违法违纪事实,归纳如下:
(1)该上诉案件更换了主审法官,中院并未依法通知当事人知情。
(2)该案终审裁定未宣判就被高院作为了认定另案结案的证据,但高院拒绝当庭出示该裁定,拒绝让申请人质证,可见上下级法院法官均做不到不欺暗室。
(3)本案为确认协议无效之诉(安葬权、祭奠权纠纷),涉案协议具备合同的构成要件,二审法院做出的(2018)晋10民终2339号裁定依据的是《殡葬管理条例》,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违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故该终审裁定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综上所述:中院法官至今拒绝在审限内外给当事人宣判,而是给案外人宣判,不仅没有做出任何保护当事人诉权的司法行为,反而更加残忍的将申请人的诉权玩弄于股掌任意践踏,比一审法官有过之而无不及,故请求中院准许申请人撤诉,让一审违法裁定生效。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保家  张保生
2019-5-19
民事起诉状
原告:张保家,男,69岁,汉族,身份证号码:142601194905172318,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
原告:张保生,男,汉族,69岁,身份证号码: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
被告:朱定标,男,50岁,汉族,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电话:13303476559
被告:张保俊,男,50岁,汉族,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电话:
15203575841.
诉讼请求:确认二被告签订的迁坟协议无效。
诉讼理由:
第一、朱定标与张保俊签订的协议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款“恶意串通,侵犯第三人利益;”
被告朱定标制作迁坟协议之前,已经毁坏过原告祖坟,原告正在通过司法途径维权,在朱定标不主动提出要化解毁坏原告祖坟纠纷事件的情况下,原告是不会配合朱定标的移坟请求的。
张家三兄弟张保家,张保生,张保俊共同肩负看护其祖坟义务,朱定标为了挖坟地取土谋私利,私下收买了三兄弟之中张保俊的看护权,张保俊放弃祖坟看护权不能证明张家祖坟成为无主坟墓,朱定标擅自迁移张家祖坟给原告的权益造成伤害。
第二、朱定标与张保俊签订的移坟协议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三款规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被告朱定标在原告家属明确告知“张保俊同意移坟不能代表原告同意移坟”后,仍旧与张保俊签订移坟协议,是朱定标试图以合法形式掩盖其非法目的,该协议仅能证明张保俊放弃了祖坟看护权。
第三、朱定标与张保俊签订的移坟协议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被告朱定标为挖取土方牟私利,设法盗挖原告家族祖坟,违背公序良俗,触犯《民法通则》第8、第10、第153条规定。
此致
尧都区人民法院
                                    张保生  张保家
                                    2018年1月2日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张保家,男,69岁,汉族,身份证号码:142601194905172318,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
上诉人:张保生,男,汉族,69岁,身份证号码: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
被上诉人:朱定标,男,50岁,汉族,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电话:13303476559
被上诉人:张保俊,男,50岁,汉族,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电话:15203575841.
上诉请求:
1、         撤销(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书
2、         确认二被上诉人签订的迁坟协议无效。
上诉理由:
一审法院驳回原审原告的起诉法律依据错误。
正确的法律依据如下:
《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驳回原审原告的起诉法律依据错误,应予依法立案审理,或者裁定中止审理,将法院发现的犯罪线索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等待刑事程序终结后再恢复审理。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张保家  张保生
                                                2018-5-24
另案判决红笔所画处暴露了没有宣判的本案终身裁定被高院采用但不质证的事实

上列民事终审裁定来源于尧都区法院接受尧都区纪委审查时,作为不移交犯罪线索给公安的依据,不能代表中院给当事人宣判和送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5-20 13:21 编辑

2019年5月20日,即今天,当事人去中院递交撤消上诉申请书,中院该案书记员告知当事人,裁判已经委托尧都区法院发放,能不能撤诉需要法官定,当事人认为法院裁判应该先公开宣告生效后,才涉及以什么方式发放的问题事,中院审判法官自始至终未因为该案件联系过当事人,尧都区法院法官张浩明确表示:上列终审裁定是配合纪委查案的一个客观事实,不是法律事实,张浩法官认为尧都区法院是否接受中院委托代为送达不清楚,但尧都区法院没有对该裁定的宣判权,故2019年4月11日张浩法官配合纪委审案时给案外人张鸿雁拿出的该终审裁定不代表尧都区法院给当事人送达的法律文书的法律行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0 13:30:26 | 只看该作者
尧都区法院称没有宣判权,给案外人查看不代表给当事人送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0 13:32:59 | 只看该作者
中院以已经委托尧都区法院送达为借口,拒绝接受当事人撤诉申请书,继续侵犯了当事人的权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0 13:48:31 | 只看该作者
尧都区法院张浩法官称:2019年4月11日给案外人张鸿雁的上列终审裁定,不代表尧都区法院给当事人依法送达法律文书的行为,尧都区法院没有宣判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0 13:50:59 | 只看该作者
既然当事人在终审裁定宣判前提出撤诉,中院就应该尊重当事人的权利和法律规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0 17:17:36 | 只看该作者
举报临汾市法院法官成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尊敬的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办:
我是张鸿雁,我父亲因合同纠纷案(安葬权、祭奠权被侵害)上诉贵院,贵院受理后(2018)晋10民终2339号),起初立案庭告诉我们是耿皖舜负责,耿皖舜一直拒绝接见当事人,后来尧都区纪委处理尧都区一审法官违法违纪时,尧都区法院法官张浩给我(案外人)一份贵院做出的(2018)晋10民终2339号裁定书,主审法官是刘燕萍,该裁判以《殡葬管理条例》相关规定驳回我父亲的起诉,《殡葬管理条例》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故《殡葬管理条例》不能作为合同纠纷裁判的法律依据。
张浩法官说:这份裁定代表中院的意见,但是这不代表尧都区法院替中院给当事人送达,因为尧都区法院对中院的裁判没有宣判权,没有宣判的裁判没有法律效力,谈不上送达。
当事人现依法向贵院提出撤销该上诉案件的申请书,贵院立案庭说本案由秦文斌法官负责,刘燕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没有人给当事人联系过、也未给当事人宣告过(2018)晋10民终2339号裁定书,故刘燕萍法官的书记员拒绝接受当事人的撤诉申请书。
当事人联系了贵院秦文斌法官,法官联系不上,秦文斌法官的书记员以“该案已经结案,该案裁判我们中院已经委托尧都区法院给当事人发放,至于裁判是否宣判生效或者撤诉之事我无权回答”为由拒绝接待当事人。
综上所述,贵院法官利用手中的权利有案不立,让违法者逍遥法外,已构成违法行为的“保护伞”,请求贵院依法处理!
此致
临汾市人民法院扫黑办
                        举报人:张鸿雁
电话1863674016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0 17:57:39 | 只看该作者

1.jpg (2.43 MB, 下载次数: 80)

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